1#
[color=Black]  我知道你喜欢寂静二字,喜欢到夜夜把盏寂静,喜欢到生生在寂静里淘出欢喜,而那欢喜是隐忍的,藏着许多你人生的秘密。我不去破解,我只由着我的笔,为你代书:倾国倾城,寂静欢喜。

  你从来不迷信美丽,所以,我从未告诉你,初见你的一笑,再见你的长发,更见你步步行来的墨行,足堪倾国倾城。可是,你又何曾在意过倾了哪处国又倾了谁家的城,每每将心事付予桃杏,可何时曾见过哪一枝被你送嫁给东风?大概你有灰白斑驳的心墙,有黛瓦的思绪蒙窗,可是,你偏又如水绕巷,缓缓淌离归家的画堂。那水,无人搅动自是无波,当躲不过浣衣淘洗时,也只是一瞥留目,时间的延宕,从来不是你阻步的理由。

  总认为生而北方的女子,当是寒冽里一声轻斥,眉目带劲朗的,可是,看你第一眼,便不得不把你拽入江南。江南的屋舍,适合做你的寂静城,江南的巷弄适合安放你的微笑不语,江南的水泽更适合拓印你夜夜清月的脸庞。

  目光跟着你走的岁月里,让我也学会了寂静,所以我把相邀从来不对你说明。只每每在暮色近时,撑挂起第一盏灯,挂在廊檐下,像隐隐而开的花红,临街临水的细碎花叶把等待发枝成你的眉眼弯弯。我并不指望吹断天涯的云水,我只希望每一个晚妆之下,你都有一面花镜,正面翠叶,背面朱帘,而你的托腮而凝恰如炉香逐丝,所有的冷落轻弃,都离你更深更远。[/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