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户外运动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北京足迹四十三--魏家胡同-育群胡同-取灯胡同-皇城根遗址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明清北京城的第二重城垣之“东皇城根”遗址。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29 20:40:19
分享 转发
TOP
2#

皇城根电话局”,却鲜为人知。它见证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北京电信业发展的风雨历程。1939年6月才开始动工兴建。1940年7月21日,一座带有明显日式风格的伞顶灰色小楼在东皇城根耸立起来。 马上拆了。





TOP
3#

                   马辉堂花园
东城区魏家胡同18号-马辉堂花园。马家是自明朝初起即承建皇宫、王府及皇家园林的大木厂营造商,到马辉堂已是第十二代传人,他参与了颐和园的承建。第十四代传人马旭初在20世纪40年代初就参与了整修雍和宫及国子监大街的牌楼的工程;解放后故宫角楼的翻建,故宫、颐和园、避暑山庄等古迹之修建都是由他指导的。马辉堂花园是由马辉堂自己设计、修建于1915年的私家花园,自己也拥有几个大木工厂,成为东城有名的富翁、大房产主。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29 20:57:28
TOP
4#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30 09:37:38
TOP
5#

承恩公志钧府
清代王府--承恩公志钧(1866—1921),富察氏,字宝臣,道光皇帝第六女寿恩公主额驸景寿季子,光绪十二年(1886年)袭三等承恩公爵。承恩公志钧府是典型的清代官邸,中路和西路建筑保存基本完好 。志钧宅。位于大佛寺东街6号,明之子或是孙,工部尚书博启图,袭公爵。博之子景寿,尚宣宗六公主,俗称此宅为六额驸府。景(寿)之季子志钧,袭承恩公”。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30 09:23:18
TOP
6#

育群胡同
明代属仁寿坊,称马定大人胡同。清代属正白旗,乾隆时称马家胡同,宣统时称马大人胡同。民国后沿称。1965年整顿地名时改称育群胡同。19号原为天后宫,即妈祖庙。45号为清景大人府,民国36年(1947年)崇慈女子中学迁入。
马大人胡同10号原是一座庙宇,民国期间被一个美国人买做房产,后又卖给华北大学(后来的人民大学)作为职工宿舍。1949年10月25日,政务院会议上决定成立中国科学院。当时,科学院却没有一处办公的地方,于是,和当时华北大学校长吴玉章商量,借用马大人胡同10号作为临时办公地。这里就成为中国科学院最早的办公地点。













TOP
7#

大取灯胡同
“取灯”是旧时北方对火柴的俗称.明时此地聚集了大批以制造、贩卖取灯为业的手工业者的作坊和手工业者,这里成为了取灯批发商聚集的区域,并设有取灯(引火物,指火柴)的仓库,故以取灯胡同得名。
子宏旿府位于大取灯胡同9号,约建于清代中期,原为康熙二十四子諴亲王允袐第二子宏旿府邸。后宏旿之孙绵勋承袭贝子迁到宽街居住,恂勤郡王允禵的后裔辅国公载森入住,载森后代溥博、溥多都曾在此居住,因此,府名也一度改称森公府、博公府、多公府。  同治光绪年间,西太后垂帘听政,恭亲王奕佐理政务,西太后为笼络他,封其长女为荣寿固伦公主,并将此府邸赠与荣寿公主完婚之所。俗称“格格府”。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30 11:19:00
TOP
8#

适景花园
什锦花园胡同16号。
   明朝称适景园。最早的主人是朱能,他因辅助明成祖朱棣有功而封为“成国公”,历代世袭。据《细说明史》中记载,朱能朱棣武臣,明成祖夺取天下主要靠“燕山三护卫”,朱能为左护卫统帅,功劳最大,明成祖手下第一猛将,骁勇善战,常转败为胜。1399年,为朱棣发动“靖难之役”立下首功。永乐二年,曾从重围中将朱棣解救,入京封为“成国公”,年禄2200石,授号“奉天靖难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左柱左军都督府左都军。永乐四年,奉命率80万大军讨伐安南,不幸战死在广西龙州,年仅37岁。后追封为“东平王”,予溢“武烈”。第二代“成国公”朱勇,继承父亲风范,永乐年间,统领大军北上漠北,战功显赫,是仁宗、宣宗、英宗三朝大将军,世袭“东平王”。崇祯年间,后代朱纯臣已成为崇祯贴身大臣,主管京营(相当禁军和卫戍司令)。经“成国公”几代人的扩充和修缮,“适景园”可称万花博览、蝶飞蜂舞、雀鸣柳翠、殿堂林立,成为仅次于皇室的殿堂和花园。明朝很多文人、雅士为“适景园”作诗立赋。明代文学家李东阳曾作赋《成国公槐树歌》:“东平王家足乔木,中有老槐寒逾绿。拔地能穿十丈云,盘空却荫三重屋。”
[url=]清朝末期[/url]明朝灭亡之后,清朝初期适景花园被大清王朝皇亲、正白旗重臣享用。悠悠小巷被分割成座座独立的四合院和花园,历经兴建重修,主人更换,买卖上市,雕栏玉砌犹在,适景园风韵犹存,成为紧邻东皇城的世外桃源,乾隆时代称石景花园。 清代末期,适景园逐渐被兴起的巨商,及有钱有势的官宦,从破落的皇亲和八旗子弟手中购得,变成连邻的座座独立的四合院。清朝末期溥良,是当代著名书画家启功的曾祖父,光绪六年(1880年)考中进士,曾任察哈尔都统,户部右侍郎等高官,在光绪二十九(1903年)至宣统元年(1909年)任礼部大臣,曾在此居住过,宣统时称此园为十景园。
[url=]民国时期[/url]
斗转星移,时过百年。民国时期改称什锦花园。1965年,改称什锦花园胡同。目前,可以寻觅到历史中适景园所描绘的有山有水的庭院,现今留下的比较完整的花园庭院,应该是从魏家胡同18号院到什锦花园胡同19号,南北连成—片的北京市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的“旧宅院”和“四合院”,该宅院称“辉堂花园”。什锦花园胡同19号,日伪时期为汉奸居住,抗战胜利后成为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公馆。还有什锦花园胡同16号到什锦花园18号,以及什锦花园23号,以上两庭院原系北洋军阀吴佩孚官邸和宅院。“什锦花园”超过百年残缺蒙尘的庭院文化遗迹,和近代风风火火的历史过客,也构成“什锦花园”起伏跌宕的历史故事。 据考证,什锦花园胡同19号向北到魏家胡同18号,清末民初称“马辉堂花园”。南北长300多米,东西宽200多米,院中有花园和山石,园中有殿堂和亭阁,花园锦绣,潺潺流水,美不胜收。花园的建造渗透了中国传统庭院文化色彩和人文景观,让人仿佛进入《红楼梦》中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马辉堂,清末营造家,又名马文盛,生于同治年间,卒于1939年,祖籍河北省。马先祖,在明代营造过北京皇室,参加兴建承德避暑山庄。马幼年随长辈来京学习木匠技艺,后来成为专为皇家、官宦人家作木工活的领工。光绪年间,马为禧太后修建颐和园的泥瓦木匠总管。传说,马家世代皆为营造家,清末民初为京城八大富家,有多处房产和建筑工厂。“马辉堂花园”,于1915年建成,已用上自来水、抽水马桶、电灯、地板磁砖、吊灯、马赛克等,很多内装修材料是从外国进口。“马辉堂花园”是马家为自己购买和重新修建的中西合璧花园住宅。新中国成立,1950年后,据马家后人马旭初先生说(马辉堂孙子),此花园卖给了国家。
民国时期,庭院曾居住过北洋军阀高官,敌伪时期被汉奸占用,也曾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局的办公地点,戴笠曾经在什锦花园胡同19号办公和居住。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央人民政府接管这片庭院,为中央调查部办公地点。1955年,改为中央办公厅直属机关干部的宿舍。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30 11:18:11
TOP
9#

  适景园最初的主人大名叫朱能。据《细说明史》中记载,永乐帝朱棣夺取天下主要靠“燕山三护卫”,朱能为左护卫统帅,功劳最大。永乐二年,这位燕王帐下第一猛将曾从重围中将朱棣解救,他老人家这次救主不要紧,也改变了本已是废都的北平城的命运。永乐帝最终定鼎北京,朱能也被封为成国公,赐宅皇城外东北方的大片土地。成国公把这里变成了殿堂林立、万花博览、蝶飞蜂舞、雀鸣柳翠的适景园。
    而朱能战死安南后,适景园也从成国公府升格为东平王府。此后的200多年里,适景园的主人不仅不需递降而是世袭东平王,朝廷的大将军一职也被代代相传留在了适景园。而适景园最后的主人朱纯臣,也是崇祯皇帝最后的救命稻草。崇祯十七年(1644)农历三月十七,李自成大军兵临城下,痛感大势已去的崇祯帝御驾直奔适景园,亲自叩门,只为把太子托付给自己最信得过的人。结果呢?无以应答、无人应驾。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崇祯帝听着不远处安定门的杀声震天,只得跑到景山的歪脖树,用三尺白绫了断了自己想留也不能留的寂寞,也了断了300多年的大明王朝。
     明亡之后,适景园又成了大清朝皇亲国戚聚集的地界儿。大清又是一个300年,300年来,偌大的王府被分割成座座独立的四合院和花园,遂成现在胡同的雏形,尽管先后改名为“十景园”、“什锦园”,但雕栏玉砌犹在,适景风韵犹存。清末民初,这处皇城东北闹中取静的世外桃源也换了人间。什锦花园的主人们也从破落的皇亲和八旗子弟变成了逐渐兴起的巨商和有钱有势的民国官宦、社会名流。
    茶叶大王吴裕泰正是那时候在什锦花园西侧的南吉祥胡同17、19号建起了当时还数新潮的西式二层小楼,如今早已人去楼空,成了某保安公司的办公场所。当年精美的后花园也被大杂院所代替。而军统头子戴笠则将清代御用营造家马辉堂苦心经营的马家花园的精华部分(今什锦花园胡同19号)据为己有,现在这个宅院已成私宅。大门紧闭,谢绝参观。听居委会的负责人说,这儿的主人曾经身份显赫,很早就搬进来了。
    在这条军政要人扎堆的胡同里,也不乏社会名流的身影。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之子程永江曾回忆道:“我家住过的什锦花园胡同15号当年是一户姓邓的旗人的后花园。” 如今的程砚秋故居已成了一处居民小区。22年前,在那场殃及北京的唐山大地震后,一座5层红色小砖楼取代了当年琴声如诉的故居。“当年东城是重灾区,而我们这边更是重中之重。”住在胡同20号大杂院里的王大爷指着斜对面15号和21号的两座5层住宅楼说,“这两处当年的大宅门挺可惜的,倒的倒,没倒的也成了危房,只得拆除。”不过,自家正是吴佩孚老宅一部分的这位老北京人言语中却透着羡慕,“我倒是也愿意住那'没文化’的火柴盒儿。住将
军府有什么用啊,连上趟茅房都得出来走好几十米。”
“孚威”将军玉碎公馆
    这条胡同里除了成国公(东平王)老朱家外,门槛最高的恐怕就要属民国时期赫赫有名的孚威将军吴佩孚了。现在这条胡同的中段,当年大部分都是老吴家的,胡同南侧的16、18、20号院住着家眷和随从,23号则是孚威将军自己休养生息、韬精养晦、相时而动的公馆。1933年,经历了十年间数场惨败后、解甲未能归田的吴佩孚,带着仅剩的几百名亲兵来到了这里,度过了戎马一生的最后六年。
     而什锦花园胡同23号的门牌并没有挂在当年吴公馆的正门处,当年气派的广亮大门早已被砖墙封闭,和一排倒座南房贯通,唯有门楼上的瓦当雕刻精致如初。现在的大门处赫然挂着东城区城管委的大牌子,眼前则是原为“军备处”的西跨院,远处是副官办公的东跨院。但可惜的是,整个公馆的旗舰——吴佩孚坐镇的二层主楼没有躲过地震之劫,原址上只有一座六层办公楼取而代之。唯一令人欣慰的是,东跨院里还有几件“原装”古董存留——墙上那扇推拉式的单扇木门和两个残破的石鼓诉说着当年的戒备森严。推开门走入院中,一棵大概是从还是适景园的时候就有了的老柘树,枝条占据了跨院上方的半边天。树下是两个高脚杯式的石鱼缸,壁上雕着狮子滚绣球,依稀可见“倒霉不倒架子”的老帅威风。
   大部分国人从历史教科书上所熟知的吴佩孚是个双手沾满革命志士和无辜民众鲜血的刽子手,但这位孚威将军铁腕生涯的末路却残阳如血般悲壮。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者想借“孚威将军”以壮声势,一时间,说客踏破了吴公馆的门槛。吴佩孚却发誓“倔强到底”,还骂跑了亲自登门拜访的汪精卫,粉碎了日本人“南汪北吴、一文一武”的白日梦。在遭到了日本特务的毒手后,他依然坚守“誓死不当汉奸,不出洋,不入租界”的誓言,不肯去美国人开的协和医院动手术。1939年那个无雪的冬天,在中国近代史上浓墨重彩的孚威将军却踏雪无痕。据吴公馆老邻居、马家花园当年的少主马旭初老人回忆,将军出殡那天,胡同里挤满了各界来送行的人士,胡同里的小孩自发充当起送殡的童男童女,漫天飞舞的纸钱更是把什锦花园抛洒成银装素裹的海洋。
    当年同为吴佩孚所有的什锦花园胡同16号和18号,相比23号是幸运的,躲过了地震劫难后,它们也完成了几十年来国家民航局办公地点的使命,如今作为北京规模最大的四星级四合院酒店——天翔四合院酒店,接纳着来自世界各国对北京、对胡同和四合院感兴趣的游客。在雕梁画栋的三进大院中,万年青和迎春花绿肥红瘦、交相掩映煞是好看。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30 19:30:07
TOP
10#

胡同内43号院是民国时宏仁堂老药铺旧址。现在是单位用房了。






胡同内19号院,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四合院建于清末,曾是戴笠之宅。现在这个宅院已成私宅。大门紧闭,谢绝参观。听居委会的人说,这儿的主人曾经身份显赫,很早就搬进来了。再多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胡同内15号院,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自1935年9月至1938年12月租住。15号旧时的门牌是什锦花园6号,在胡同东段曲折处小细管胡同南口东侧,现院内为1栋有4个单元门的五层居民楼,院门朝西,为两侧砌有砖垛的随墙大门,已非昔日原貌。
此院原为旗人邓家宅邸的后花园,经李锡之介绍,程砚秋全家租住于此。原貌只能从程砚秋之子程永江回忆中去想象了: “这座花园叠石为山,四周林木葱茏,间立各色石笋,铺有嵌花石子甬路,园中央建一宽敞凉亭,园东一侧太湖石山背后有一蝶仙庙,青苔漫地,阴冷袭人。花园西南部有一座花墙月亮门,把花园和前院隔开。园子东北部建有三面游廊环绕的长方形大院落,房屋均建于高高的石基上,正门都筑有石砌台阶。北正房及东西耳房,为祖母、父母亲和孩子们居住;西厢房专辟为客厅,即著名的‘御箱簃’所在。其北侧为供奉祖师爷的小佛堂;东厢房为堆放戏箱杂物之用;倒座南房一溜3间暂空置。院内正房前面值有6棵高大的西府海棠,青砖墁地,有嵌花石子的十字甬路互通,西南通向花园;院内东南角孤悬一小跨院,为一棵巨大的古槐所占据。绕过北房东夹道是一狭长的后院,向西穿越过一座门道便抵达后花园的北半部,有3间在一架大藤萝掩映下的北房,后充作孩子们的私塾。其东侧筑有花墙月亮门,南北向甬路直通坐东面西的门道,它显然是这所大宅院的后门,现权作‘正门’之用,门内两侧的数间平台屋便成了门房和仆役的往处”。
砚秋(1904—1958),京剧表演艺术家,原名艳秋,字玉霜,后改为御霜,满族,北京人。曾任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有《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程砚秋文集》存世。
程砚秋之所以相中此处,一方面是因为程砚秋旅欧回国后外事活动与社会公益工作日益增多,东单牌楼附近西观音寺34号的住房已不敷应用;另一方面是因为程砚秋已接手北平市私立中国高级戏曲职业学校的董事长,而校址在今嵩祝院北巷,距什锦花园较近。
程砚秋搬出什锦花园却是出于无奈。其子程永江说:“从‘九一八’事变以来,父亲的反日爱国态度一直十分鲜明,北平沦陷使他产生了‘孤树临风’的危机感;住在什锦花园与吴佩孚府邸相邻,难免政治方面的干系,特别是‘停演’之后,住在这座大花园里总觉得招惹耳目,于是‘停演’成了迁居的契机之一。”



    胡同内21号院,清朝礼部尚书傅良曾在此居住。现在旧貌全无,被几栋六层居民楼所代替。此宅原为启功的曾祖溥良的宅第,启功出生于此,并在此生活了10年。
 溥良是和亲王弘昼之后,生于咸丰四年(1854年),因袭爵递降,只被封了个“奉国将军”,仅靠“奉国将军”的俸禄已难维持整个家庭的生计。溥良决定另谋他途,走科举入仕的道路。可是,清代制度规定,有爵位的人不能在科场求取功名。于是,溥良辞去封爵,参加科考,中举登第,入了翰林,先后任过理藩院左侍郎、都察院满右都御史、礼部满尚书、礼部尚书、察哈尔都统等职。溥良在任礼部尚书时正赶上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先后“驾崩”。作为主管礼仪、祭祀的最高官员,溥良在慈禧太后临终前日夜守候在慈禧下榻的乐寿堂外,看见并询问了太监奉慈禧之命给被软禁在中南海瀛台的光绪送去一碗“塌喇”③。之后不久,隆裕皇后的太监小德张(张兰德)向太医院正堂宣布光绪皇帝“驾崩”了,接着乐寿堂内哭声大作,表明慈禧已经咽气。启功说:“光绪皇帝在死之前,西太后曾亲赐他一碗‘塌喇’,确是我曾祖亲见亲问过的。这显然是一碗毒药。”可见,光绪皇帝被毒死之说并非空穴来风。
    1923年,卸任多年的溥良病故,不久,10岁的启功随着他的祖父、母亲和姑姑搬出了什锦花园10号,搬到了安定门内方家胡同。后来,此宅成为汉奸、伪蒙古联合自治政府副主席李守信的房产。



什锦花园胡同虽然没有了昔日的风光和显赫的住民,依然作为北京的一条老胡同被保留着,为老北京胡同的记忆发挥着作用。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4-30 19:35:54
TOP
11#

中法大学旧址
位于东黄城根北街甲20号,现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中法大学成立于1920年,它是在民国初年蔡元培发起组织的留法俭学会与法文预备学校和孔德学校的基础上组建的。 中法大学法国学校毕业生立的纪念碑。上刻“中法大学文理哲三院一九三一年毕业纪念”及23人姓名.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1 10:35:45
TOP
12#

回复 11楼瑞雪的帖子

     瑞雪辛苦!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