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户外运动论坛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北京足迹四十四--北京大学地质学馆旧址、京师大学堂建筑遗址、吉...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京师大学堂建筑遗址
     京师大学堂.1898年戊戌变法,京师大学堂在孙家鼐的主持下在北京创立.1898年7月3日由清朝光绪皇帝批准梁启超草拟的《奏拟京师大学堂章程》,被认为是我国首个高校章程。京师大学堂是北京大学的前身 。
     和嘉公主,乾隆帝第四女,母纯贵妃苏佳氏,​因其手指之间有蹼膜相连而称其为佛手公主。公主子孙迁往忠勇公府后,此府便空闲下来,直到光绪二十四年京师大学堂成立时,改此府为校舍,这也就是后来的国立北京大学第二院。

















京师大学堂建筑遗迹
现是居民杂院,还能看到14排建筑,和老墙。










IMG_5062.JPG (, 下载次数:0)

(2016/5/8 22:55:41 上传)

IMG_5062.JPG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8 22:55:41
分享 转发
TOP
2#

               毛主席故居
东城吉安所左巷8号。1918年8月19日,毛泽东和罗学瓒、萧子升、张昆弟、罗章龙、李维汉、陈赞周等一行25人,应北京大学教授杨昌济的邀请,来到北京,参加赴法勤工俭学活动。8个人挤住在3间小屋里,李大钊请校长蔡元培批了个条子,毛泽东就在北大图书馆找到了差事。  毛泽东当时的月薪是8块大洋。“8块大洋”是什么概念呢?当时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月薪600块大洋;文科学长陈独秀,月薪300块大洋。






    东城区三眼井胡同 。胡同内61号院,是毛泽东早年在北京图书馆工作时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民国七年(1918)9月19日,毛泽东为组织新民学会会员赴法勤工俭学,第一次来到北京,就住在这里,直到次年3月12日去上海。与毛泽东同住一起的还有蔡和森、萧子升、陈绍林、罗章龙等7人住在一个小屋子里。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6 14:59:54
TOP
3#

回复 2楼瑞雪的帖子

不错!
TOP
4#

吉安所巷10号    吉安所右巷10号,吉安所明代为司礼监公廨,司礼监是太监的总领管。清朝,宫眷薨逝,以衾被从宫中裹出,于此殡殓。妃嫔以上丧仪由内务府请旨施行,贵人以下则由吉安所沉丧。吉安所意即吉祥安葬,此巷由此得名。
按照清朝的制度:皇后、皇贵妃、皇妃、妃亡故,在紫禁城内诵经治丧。贵人、常在、答应以及宫女死了,就在吉祥所按品位治丧。辛亥革命成功后,宣统皇帝溥仪在紫禁城居住时,吉祥所还用着呢。当时的吉祥所,南北200多米长,东西100多米宽,四周红墙,墙头却是灰色筒瓦。红墙内是荒芜草地,大院中央高大的厅房,供停灵诵经使用。民国初年,吉祥所改名为吉安所。吉安所东边的小夹道,就成了吉安东夹道。后来改称吉安所左巷。




在明代,此处为司礼监。 司礼监是明代内宫中最有权势的衙门,设有提督、掌印、秉笔、随堂等太监。吉安所现存仪门3间,西有顺山房5间。北为停灵大殿。吉安所遗址,现为解放军总参管理所管理。



聂荣臻元帅题写的共建碑。新中国成立后,聂荣臻元帅曾在此居住吉安所右巷8号。





吉安所右巷8号聂帅府。7号曾经是许德珩府,现在是田纪云府,奥迪A8里的人就是7号院里的,和我聊了几句。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6 13:22:12
TOP
5#

慈慧胡同9号(慈慧殿3号)
明清两朝的皇城之内,清称慈慧殿,因明朝在此建有慈慧殿(全称护国龙泉慈慧禅林)而得名。民国后沿称。1949年称慈慧殿胡同,1965年改称慈慧胡同。










有文字记载:慈慧殿(寺)位于北月牙胡同11号,曾经是“慈慧寺”所在地。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规模不大,解放前只有几个和尚

寺中原有清康熙时石碑,上镌《清重修慈慧寺碑记》,碑文有“明宫监以梵宇为私廨”之句,其中“明官监”指的是明朝内府司设监。此寺位于司设监的西北角,应是有寺在前,归入司设监在后。所谓“私廨”,可能是指此处为司设监首领太监的私宅,故其地俗称为“私设监”。据此可知,此寺应建于明代,后归入司设监范围,清初司设监毁,东部改建为帘子库,西部为民居,此“私廨”又恢复为寺。(下图从胡同中遗留的城砖墙,感受到那个已经逝去的年代)。



如今,当年的慈慧胡同3号,已改为9号。院子里人说曾经是李莲英的祠堂。
  
说到慈慧殿,自然会想到美学家朱光潜先生。他1933年至1937年间租住在胡同中一个没落皇族的宅院里,并在那儿写下了北平杂写之《慈慧殿三号》。朱光潜先生还在此创办主持了“读诗会”,沈从文在《谈朗诵诗》一文中回忆道:北平地方又有了一群新诗人和几个好事者,产生了一个读诗会。这个集会在北平后门朱光潜先生家中按时举行,参加的人实在不少……。一时间,这条安静的小巷,多少次的出现梁宗岱、冯至、孙大雨、罗念生、周作人、叶公超、废名、卞之琳、何其芳、徐芳、朱自清、俞平伯、王了一、李健吾、林庚、曹葆华、林徽因、周煦良的身影。

据《北京地名典》介绍:“在上世纪30年代初,中共北平地下党曾以慈慧寺作为秘密活动的据点。当时地下工作者郭家安、李葆华、苏啸中、李星华等先后在寺中居住过,也有不少同志来此接头、开会。”


1958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传记片《聂耳》拍摄时,摄制组特意选择了慈慧寺做外景,再现了聂耳(赵丹主演)当年的革命活动和慈慧寺的全貌。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6 12:19:25
TOP
6#


黄化门街43号李莲英故居

  北京的司礼监胡同、钟鼓司胡同、瓷器库胡同、织染局胡同、酒醋局胡同、惜薪胡同、蜡库胡同、恭俭胡同(宫监转音)等是历代太监所住王地。而在众多的太监中,总管太监李莲英占据了从内城到外城,涵盖了大半个京城的许多处宅院。
     李莲英在京中诸银号存白银三百万两(他的月俸不过是六十两)。袁世凯为了升官,曾一次性赠李莲英银两二十万;不少外放的官吏、束师的王候无不通过买通李莲英而得以晋升。李莲英的商号,土地遍及北京和他的家乡河北河阿府(此地到宫中当差、当太监的人甚多)。太监曾是旧时皇宫中的特殊群体,常常因得到权贵的宠爱而平步青云,李莲英更是太监中的佼佼者,受宠于太后的他曾“巧取强夺”在北京置下了大量财产,建造了许多奢华的住宅。
李莲英是直隶河间府大城县李家庄人,生于清道光二十八年农历十月十七日,卒于宣统三年二月初四。父名李玉,李玉因自幼家贫过继给族叔为子,族叔把妻子娘家侄女曹氏许配给李玉为妻,李莲英为李玉的第二个儿子,因其长子有点弱智,遂对李莲英格外宠爱。李莲英出生不久,族叔因病去世,为争夺财产李门近族子侄纷纷上门理论,并扬言要赶李玉出门。多亏婶母据理力争方才平息了这场夺财风波。事后李玉便和妻子曹氏商量,把长子和婶母留在原籍大城县李家庄,他和妻子带着李莲英来到了北京投奔大舅哥。因大舅哥在前门外一家皮货行做事,精通皮货行情,他偷偷地变卖了老家的土地,在前门外开了一家皮货店,李莲英绰号“皮硝李”便由此得名。李玉在经营皮货行时不但没赚着钱,反而赔了老本,在京无以为生,更甭想发财致富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想到给李莲英净身当太监这一绝招。不想此招甚灵,正因为李莲英太监做得成功,致使李家成了富甲一方的富翁。大城县李家庄的永德堂李记从此名冠燕赵,声扬千里。
李家除了在京城里广开商号钱庄外,还大量置买房产,仅在海淀镇就有他个人的三处住所。一处在原海淀镇北军机处胡同最北边,四合院布局,三进院落,坐北朝南,此处在解放初期已划入北京大学校园内,只剩下几棵古槐在讲述着当年的盛景。第二处住宅在海淀西大街的碓房居8号,此处住宅分南北两部分,北为生活区,南为花园与菜园,这一处建筑上世纪八十年代尚有踪迹可寻,后因苏州街改造被拆毁。目前保存最完好的李莲英住宅当属彩和坊24号宅院,因彩和坊在碓房居的东南,故称东院。宅院分为东西二路,西路为住宅,东路为花园,院内假山、翠竹、亭榭一应俱全,俨然一个二品大员的宅第。此宅一直被海淀卫生局使用,故保存完好,成了李莲英宅院仅存的一个。
永寿斋
李莲英故居(图2)
李莲英在海淀还有一个住宅在颐和园内的永寿斋。永寿斋在慈禧太后寝宫乐寿堂的后面偏东一侧,是一所坐东朝西的建筑,东房五间,北房五间,南房五间,它以东为上,这也是阉人逆反心理的一种表现形式。永寿斋院内有琉璃井一口,古槐一株,院门外有紫玉兰一棵,这是李莲英太监生活的真实写照。李莲英的永寿斋虽然以东屋为上,但为了冬暖夏凉,他长期住在北房内,正房只做了客房。在李莲英的起居室内有一把太师椅,花梨木架,大理石贴面,贴面上有一幅画,是一只向天狂吠的犬。这是李莲英做人的格言,要想做人先要学会做狗,从这句话充分显示出了李莲英这个封建奴才的丑恶嘴脸。
李莲英虽然做了几十年清宫太监的总管,月俸不过48两白银,后承恩加到每月60两白银。光靠这一点俸银甭说买房置产,就是他李家的口粮也不够。这些钱哪儿来的?靠他的权势巧取豪夺贪污受贿而来。有几件小事可见一斑,末代皇帝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略有披露。有一年初冬的早晨,恭亲王奕訢去内宫慈禧处议事,当走到李莲英住所附近,突然被一个小太监泼了一身洗脸水。就在奕訢刚要发作时,李莲英笑嘻嘻地出现了,把小太监臭骂了几句后拿出了自己新置的皮袍给恭亲王换上了。恭亲王心知肚明,这是敲竹杠,当晚便派管家送来一万两银票,并传话说谢谢李公公的皮袍子。第二件事是光绪大婚的当天早晨,坤宁宫新房玻璃突然裂了一个大口子,慈禧一行人亲自察看后也无计可施,只好发下重赏令,有人能换玻璃者赏银万两。李莲英笑着揽下了这个差事,他只让小太监把玻璃上的一根马尾轻轻拿下来,裂缝就没了。这又是李莲英设下的一个圈套,竟然捞到了万把两银子。李莲英在清宫既可以骗恭亲王的银子,又敢骗慈禧老佛爷的银子,那满朝文武还在话下吗?因此说他富可敌国一点都不过分。
李莲英在1908年慈禧去世后,又在清宫为老佛爷守了百日孝,就悄悄地离开了清宫,回到了海淀彩和坊24号的住所。在海淀又活了三年,于1911年农历二月初四,因患急性痢疾病逝于住所,死后葬在了海淀恩济庄的太监墓地。

李莲英故居四合院
崇文门外东兴隆街52号的四合院,是北京多进四合院的典型代表,是崇文区的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东兴隆街52号四合院共有四进院落,风格属于晚清时期建筑,是大宅门的民居,相传是清末大太监李莲英私邸之一,民国时期成为民居。曾为前中华戏曲学校旧址,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焦菊隐先生曾在这里生活工作过;一代名伶王金璐等名家也曾在这里学习过,后由同仁堂集团做为药品仓库使用。
该四合院坐东朝西,大门位于院落西北角,进门是山墙影壁,前院有倒座房一排,中轴线上由北向南依次为垂花门和三进院落,每进院落均为四合布局,正房均面阔五间,两侧各有厢房三间,第二层正房两侧有对称布局的重楼。
52号四合院体现了老北京四合院文化的精髓,传统建筑形式在这里得以充分的展现,它布局合理,院落进深错落有致,院与院之间用回廊联通,使每个院落即能单成一体,又能和其他院落连成一片,这不仅体现了建筑上森严的等级观念,也体现了原汁原味老北京民居建筑
该院落作为典型多进的四合院在南城是不多见的,现保存完好。同仁堂集团对该院落进行了多次修缮,由于市政道路的改造,大门迁到南侧,回廊也做了彻底维修。
位崇外东兴隆街52号院的李莲英故居现属同仁堂集团所有,同仁堂计划把该院作为同仁堂博物馆的馆址。
资料表明,崇文区东兴隆街52号院始建于清末光绪年间,共91间房,建筑面积1868平方米,是北京典型的多进四合院,全院共分四进,建筑风格属晚清时期大户宅门的民居,原为清末太监李莲英私邸之一。专家介绍,如此规模的四合院在外城甚是少见,也是崇文区少有的大型四合院建筑,1984年,李莲英故居被定为崇文区文物保护单位。
崇文区政府表示,处于崇外危改区2号地的李莲英宅院是一处保留比较完好的古院,开发商决定将4000米绿地设计在它的周围,保证不会使这处古迹淹没在楼群当中。记者今天看到,李莲英故居中的垂花门已不存在,第二进正房两侧的木质绣楼也已被砖体楼代替。同仁堂负责人介绍,该集团打算修复垂花门与木质绣楼,恢复四合院原貌,并在此建成同仁堂博物馆,展现老字号的悠久历史与文化特点。
彩和坊
经典四合院彩和坊
中关村西区的彩和坊路得名于这条马路中段的一处院落——彩和坊。
这座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的宅院原来的旧主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大总管李莲英,当年,为了迎合自己的主子老佛爷慈禧太后,李不惜重金修建了这座用心精巧的别致的小院作为慈禧去往颐和园之中途小憩之的。
这处保存完好的院落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和功能——潮江春会所。
身处几乎淹没在一片高楼之中的潮江春会所,车水马龙,青砖丹瓦,相信“大隐隐于市”莫过于对此最恰到好处的表述

彩和坊于2004年得以重修及扩建。设计者在原有宅院的基础上进行扩建修缮,整个修缮工程基本上维持了院落原貌的古朴感与院落的完整性。整个工程历时8个月,在原有四重旧院的东边增加了三进风格一致的新院落。大家能看到的彩和坊有两组并列式院子,西边老院,根据树名命名,东边为新院,根据四季命名,新院老院以一道深邃的长廊连接起来。新老院落建筑群构成了整个完整的“潮江春会所”。
以商业的用途来完成对古迹的保护,对于文化古迹的再利用与保护之间的协调关系,潮江春会所无疑做了一个很好的典范。
甚至,会所还配备了专职的解说员为前来就餐的客人介绍每一个院落的典故与别致之处。据解说员介绍,院落曾几经风雨,一处陶烧的牡丹影壁在文革的时候险遭破坏,幸好有心人用黄泥将其糊上,才幸免于难。而散落于各个院落的百年老树更是见证了宅院的沧桑。
在处处都闪耀着逼人的商业气息的中关村,西区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明珠,完整的规划和三、四环间的绝佳地理位置成就了西区的超黄金价值和巨大升值空间的同时,也吸引了众多知名企业的入驻。
在如此绝佳的商业要塞能坐拥一处如此的风水宝地,谁有这样的好福气?
“最早老板筹划开办潮江春会所的时候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在北京找一个好地方,找个接待尊贵朋友的好地方。” 潮江春会所的现任掌柜——总经理陈志明先生介绍说。
寸土超寸金的身价可能注定潮江春会所要花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收回投入。但是陈志明先生依旧对未来充满信心,“虽然中关村西区的商业生温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未来的趋势是无法阻挡的。在北京,东部的胡同里有这么一院落也许并算不得稀奇,但是这里是中关村,周边没有,这种自然的旺中带静的没有,甚至从我们这儿往返西山的郊区都很方便。”,这种自信是有依据的,据陈先生介绍,许多500强企业已经成了潮江春的重要坐上宾。
环境固然重要,但是吃的更是不能马虎。但是,这似乎是曾经一手办火了大名鼎鼎的潮皇食府的陈志明先生的长项。
潮江春会所以潮粤菜和燕翅鲍、海鲜为主,注重菜品的保健功能是潮江春的一大特色。这当中既有传统的做法,也有新派手法,讲究中餐西做,粗菜精做。甚至菌类和维生素含量较高的南瓜都成了抢手货。
重质重量是潮江春会所的另外一个特点,为了保证绝对正宗的口味,潮江春会所餐桌上的鹅肝都是真正从法国进口过来的。
而同时,众多宴会、会议、酒会以及众多时尚活动也把场地选择的方向投向了潮江春会所会所。
看来,躺在潮江春会所的潺潺流水前做着“大隐隐于市”的美梦的做不了太久了。

43号院位于黄化门街西端北侧,靠近地安门内大街。如今的院门看上去相当“低调”,但颇为精致:门首、门墩、门楣砖雕甚为完整;门洞内梁、栋、雕栏上的漆画犹在,只是颜色暗淡了许多。进得门去,是一通影壁,青砖磨缝,相当考究。因为年代久远,显得有些破败。步入院中,十余间南房、北房和厢房组成了前院。院子挺大,几棵粗粗的大树挺立于房前。北屋中间处是高高的石台阶,上去是过堂屋。高台阶西侧有一座做工精细的上马石,不知何时被推倒了,静静地躺在院子的角落,使人依稀可见院中已往的荣华。
走过穿堂屋来到了二院,迎面是一座菊花垂花门,门架倾斜、油漆斑驳、有些损坏,它本应通向第三个院落,但已被砌死。看得出来,当年它一定是雍荣华贵、仪态万方的。住在院内东西厢房的人说,后面院子的门开在南月牙胡同甲6号,原来两个院子是相通的,由于安全的原因才封死的。
从黄化门街43号绕到南月牙胡同甲6号院,走了约有五分钟,可见该院当年进深之大。没想到南月牙6号院比黄化门大街43号的院子还大,三个院落被切割成一个个小院儿,住了几十户人家。菊花门院内两侧是回廊、墙上有花窗,高大的正房及两侧厢房连上回廊围成一个巨大的主院。院中的古树,想必都是当年的遗存,正房已有改造,正中间也被改成穿堂过道,通向后院。尚未走进后院,已有阵阵花香扑面袭来。寻香而至,发现后院东北一隅,种有一小片翠竹,一棵碗口粗的大丁香树花枝茂盛地覆盖了半个院子,树上雪白的丁香花使整个院子浸润在花香之中。
据说从黄化门街43号院正门起,到南月牙胡同甲6号后门止,约有百米,真可谓深宅大院。值得玩味是,它的后门还属于胡同后面的胡同。像一弯弦月的南月牙胡同深藏于慈慧胡同的里面,窄得连小轿车都无法穿入。
毫不起眼的正门,深隐的后门,宽畅的深宅院落,气派的房屋,离紫禁城不到一袋烟工夫的路程,李莲英居于此院,显然有其N个理由。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6 12:58:06
TOP
7#

北京大学地质馆旧址
位于东城区沙滩北街15号院内。3层西式楼房。建于1934年,梁思成、林徽因设计。






TOP
8#

三眼井胡同93号门墩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8 22:51:38
TOP
9#

北京嵩祝寺及智珠寺
    东城区嵩祝院北巷23号。原有并排的3座大寺庙:东为法渊寺(已毁),中为嵩祝寺,西为智珠寺。嵩祝寺为明代番经厂和汉经厂遗址,清雍正十一年(1733)创建,为蒙古活佛章嘉胡图克图的宗教活动场所。寺规模宏大,格局完整,分三路,中路五进殿:山门、天王殿、正殿("妙明宗镜"殿)、宝座殿、后楼。智珠寺亦为五进殿:山门殿、天王殿、正殿(重檐四方攒尖顶)、净身殿、后殿。两寺主体建造大部分完整.
   “坐皇帝龙椅”“吃山珍海味”,都说佛门乃清静之地,可是在北京故宫附近的嵩祝寺和智珠寺,作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这两座寺庙内竟然设有豪华餐饮,还提供住宿服务,部分区域甚至 只对少部分人开放,提供坐“龙椅”等高档消费。连续两年媒体曝光,会所依然屹立不倒!究竟是“多龙治水”的监管漏洞?还是拿人手软的“睁眼瞎”?寺庙会所为何如此任性?
嵩祝寺及智珠寺里开设的私人会所非常豪华,消费档次也很高,晚餐费用最低为人均800元,高档客房的房价最低也要每晚2000元。其吃的是关系,吃的是权力,吃的是圈子。会所吃喝是表象,吃喝中的权力运作才是实质。只要权力没有被 关进笼子,这些隐秘的会所就会屡治不绝。所以,从根本上禁绝会所还需要管住权力之手。还是我图样图森破了。





















TOP
10#

不出北京城浏览景点,好!
TOP
11#

              宽街教堂
宽街教堂最初也是美国卫理公会在北京开办的8个教堂中的一座。基督教发源犹太,与佛教、伊斯兰教并称世界三大宗教




最后编辑瑞雪 最后编辑于 2016-05-09 20:11:39
TOP
12#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